售后热线:0755-26650698
86379000

 机票查询接口 短信群发软件
会员区 | 信息反馈
 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展示   |  行业新闻   |  联系我们 13028850008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银行卡刷卡新规重切产业蛋糕

时间:2016-09-09 20:2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援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喜形于色。他说,9月6日开始实施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费率新规(下称费率新规)使餐饮行业承担的手续费降低了一半以上。 冯恩援此言不假。他估算费率新规每年能给餐饮行业降低20亿左右的成本。而从发改委和央行对
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援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喜形于色。他说,9月6日开始实施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费率新规(下称“费率新规”)使餐饮行业承担的手续费“降低了一半以上”。
 
  冯恩援此言不假。他估算费率新规每年能给餐饮行业降低20亿左右的成本。而从发改委和央行对各类商户的手续费支出测算来看,新规每年能为它们省74亿。
 
  这74亿不是从天而降。商户“获利”的背后,其实是银行卡产业在“指挥棒”下的“让利”:发卡银行能抽取的手续费整体被降;被抛向市场化的收单机构博弈开场、硝烟渐扬。
 
  而被扣多年“垄断”帽子的清算方中国银联,非但要面对清算市场开放、线上清算被抢、国际惯例的品牌授权费暂没指望,还要在线下被“指导定价”打去一大块利润。
 
  市场中人人都希望自己利益最大化。张力始终存在,定价的艺术是在其中寻找平衡点。获得“新蛋糕”一方总是美滋滋,但那背后铺垫着被切走“蛋糕”一方的失落。
 
  然而搅动之下亦有新活力。抛开势必会受益于费率新规而贴补更多利润的餐饮、百货等行业暂不讨论,即使在银行卡产业里,竞争也在倒逼成长。
 
  “舒适区域”的收缩,或许才是发动新利润引擎的那一脚油门。
 
  发卡行:棋局铺向“大零售”
 
  从发改委和央行答记者问的表述来看,发卡行整体面临刷卡手续费降低。新规费率为:借记卡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35%且单笔封顶13元、信用卡不超过0.45%;发卡行曾经的收入是整体手续费里的七成,而原费率按商户类别分档,如:餐饮类1.25%、百货类0.78%、超市类0.38%、批发民生类单笔封顶等。
 
  以调降最明显的餐饮类商户为例,原本信用卡持卡人刷卡100元,餐厅承担1.25元手续费,发卡行获得其中0.875元,但新规中发卡行最高获得0.45元。
 
  “单从刷卡手续费这块收入来看,对我们这些发卡量大的银行来说是有挑战的。”一名银行卡部门管理层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直言。不过他进而话锋一转,称自从上一次,即2013年的费率调降以来,业内大部分银行已经接受了手续费进入“微利时代”,并调整收入结构,扩大分期和循环利息收入、取现手续费(计入中间业务收入)和利息收入等的占比。
 
  本报从银行业内多名卡业务相关人士处获悉,经过近几年的调整,多数银行已成功将发卡+收单的手续费收入占比降至卡中心整体收入的20%以下,甚至更低。由此,即便费率新规造成一定冲击,但整体来看并不严重。
 
  至于发卡行的收入会减损多少,难以做出精准的估算。从整体来看,一名业内观察人士向本报表示,假设参考发改委测算的74亿为总量,则其中银联估计得消化“大几亿”,历来手续费收入7倍于银联的发卡行“会吃进大盘子中的很大一部分”;从本报问及的发卡行个体而言,情况悬差较大。
 
  颇有意思的是,某发卡量位居股份制银行前列者,其一名管理层人士告诉本报,据他们预估,费率新规对该行手续费收入的实际影响有限,甚至“忧中有喜”。原因是新规取消了在批发类商户信用卡刷卡的手续费封顶机制(仅给部分民生类留了2年优惠费率过渡期),同时抹平了不同种类商户的分档定价,由此原来侵蚀着发卡行利润的信用卡套现和MCC套码问题得以大幅缓解。
 
  有必要一提的是,原本利用信用卡的授信额度靠批发类商户POS封顶机套取免息资金的行为,不但占用了银行卡中心以内部FTP定价花了成本从总行拆来的资金,还隐藏着较高坏账隐患,除了个别特别需要冲规模的银行卡中心外,一般银行视此为一大负担。而新规在这一点上能为银行减负。
 
  据称,过去套现套码最“猖獗”的期间,一些发卡行的信用卡批发类商户交易占了一半,直到近两年才打压下去,这使得一些发卡行原本平均下来的信用卡刷卡手续费率与新政降低后的费率接近或持平,扣减一些仍有优惠的民生类商户,合计下来也在0.4%出头。从费率标准降低角度看,用前述“发卡量大的银行”卡部门人士的话来说,新政影响“其实还好”,以前批发类刷卡占比高的发卡行或许还会因市场规范加强而“受益”。
 
  某发卡量较小银行的人士甚至表示“欢迎这一调整”:一来,反正它们存量不大影响就不大,二来,他表示长远来看,商户负担减轻、支付环境向好,将使选用银行卡支付商户增加,也使愿用银行卡消费的持卡人增多,刷卡消费的总盘子大了,亦即供它们借机开发的市场就大了。
 
  而跳出手续费的小格局,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的一段评述与上述大行卡部门人士的视阈接近:即从银行卡整体业务、大零售乃至银行整体业务角度去看。
 
  “手续费较高的时候,原来可以粗放耕作,轻松收取手续费;现在手续费不好收了,就要精耕细作,倒逼发卡行进行产品创新与服务创新。”董希淼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银行将可以借此提供形式多样的金融服务,如信用卡分期、代发工资、商户融资等,对大的商户还可以开展‘公私联动’营销,在刷卡手续费之外获得更多的‘厚利型收入’,提升大零售业务乃至公司业务的效益。”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则将银行卡费改与互联网提速降费做了类比。他称,互联网流量成本的大幅下降促进了手机硬件产销、APP应用、O2O和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活跃度,提升了产业整体创新能力、规模和质量;银行卡费改降费也是同样道理,商户需求也在发生变化,需要的是一整套集成化的综合服务,而不是单一的受理银行卡业务,市场在倒逼银行加速创新,提供综合化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